咨询热线13871432690
诚信为本: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。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首页 - 新闻动态

“独生子女陪护假”,为什么想说爱你不容易?!

发布时间:2019-05-10点击量:2

“独生子女陪护假”,为什么想说爱你不容易?!

发布时间:2019-5-10:15:06 | 3 人感兴趣 | 评分:3 | 收藏:0

这两天,四川、河南两省相继出台或修订的“独生子女护理假”,再次将“独生子女护理假”这一话题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有媒体调查发现,这项颇受关注的假期尽管已在多省施行,但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。

“独生子女护理假”是个什么假?对于这样一个假期,江苏老百姓有着怎样的期待?交汇点记者走近在苏工作生活的独生子女人群,倾听他们心中的痛点与希望。

想说的太多!盼“独生子女陪护假”早日落地江苏

“独生子女难,我们外地来的更难,最怕的就是老人生病。”在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胡先生是山东青岛人,一提到老人,他内心就惆怅不已。

胡先生今年30岁出头,家中独子,毕业后留在南京。两年前,儿子出生后,胡先生将母亲接到南京来照顾孩子,父亲一人在老家生活。因为平时工作忙,他几乎很少回去。今年4月份,胡先生出差经过老家时,发现父亲的胳膊竟打着石膏,且骨折有一段时间了。面对儿子的责怪和自责,老人老泪纵横,称主要怕影响儿子工作,所以才瞒了下来。

“独生子女最怕老人生病了,请假成本太高,又没有旁人可依靠。”胡先生说,他期待江苏能够尽快施行“独生子女护理假”,相信这将成为所有独生子女的福音。

与胡先生境遇相似,在南京媒体工作的陈先生也有着同样的惆怅。

陈先生说,作为独生子的他前不久经历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。因为老丈人患癌住院,他白天忙工作,夜里彻夜陪护,几乎从未闭过眼,人也到了一种接近崩溃的阶段。“那种崩溃不只源于身体,更多的来自精神,感觉生活轨迹即将被永久改变。”陈先生坦言,作为独生子女,他对“独生子女陪护假”的期待是热烈的,但仅仅靠一个“光秃秃”的假期还不行,需要有整套机制予以配合。

“如果要施行陪护假,未来,还应该在劳动法或其他相关法律进行细化规定,毕竟这里面可钻的空子不少,就像孕妇休假,劳动法虽规定孕期不得开除,但仍然有企业钻空子,损害了本可以而且应该正常享受这种正当权利的人群的利益。”陈先生说。

全国已有9省推行“独生子女护理假”,有专家称并不看好

众所周知,独生子女家庭在我国是一个庞大群体,最早一批独生子女父母目前已年逾六旬,独生子女家庭所面临的看护压力也与日俱增。为更好地保护老年人合法权益,自2016年河南首次出台护理假以来,全国先后已有包括福建、广西、海南等在内的9个省份,以地方立法或行政规章的形式明确了护理假。交汇点记者梳理发现,各地独生子女护理假通常在15天左右,湖北、黑龙江、四川等地还给予非独生子女相应天数的护理假,且陪护期间工资福利待遇不变。

江苏“独生子女护理假”何时落地?据了解,今年1月底,江苏人大代表——泰州光明资产评估事务所的郭民提交了一份事关“亲情”的建议,他提出在地方法规中设立“独生子女陪护假”,创造条件让为事业和生计拼搏的年轻人不要留下“子欲养而亲不在”的遗憾。而至于这个假怎么休,郭民建议对于已领取独生子女证的家庭,独生子女的父母年满60周岁,患重病住院治疗期间或者临终之时,独生子女所在单位应给予独生子女一定时间的假期,用于陪护老人,陪护期间独生子女的工资福利待遇不变。

郭民的这份建议获法学专家刘克希点赞,刘克希认为这是一个好建议,江苏可以加紧研究并加快制定相应地方性立法,让更多独生子女家庭享受到政府和社会的关爱。

不过,也有专家认为,仅靠设立“独生子女护理假”,并不足以把独生子女从老龄化社会的重压下解救出来。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郭未接受交汇点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独生子女陪护假”可以视为政府对社会老龄化、养老困难比较大的一种补偿机制,这与2015年全面放开二孩相似,都是为了抑制人口老龄化,同时在某种程度上给老百姓一种“红利”。不过,仅仅凭靠一个新出来的“独生子女陪护假”解决养老问题,明显不现实。“要想解决养老问题,靠单独的政策肯定行不通,还应以政府为主体,从顶层设计的角度,建立健全和完善以养老保障制度为核心的社会保障制度体系。”

郭教授举了一个例子,一些地方为解决老无所依的问题,推出社区化养老模式,即以社区为支撑,社区接受老人托管,协助子女解决老年人养老问题。“这是一种全新且科学的养老模式,值得全社会推广。”

各地实施情况不理想,江苏独生子女期待与担忧参半

从实践情况看,已有“独生子女护理假”的地区,其施行情况并不尽如人意,不知道、不敢请、请不了现象十分突出。

以下是网友评论:

江苏独生子女对这一假期有着怎样的期待?交汇点记者在对多位在宁打拼的独生子女采访后发现,受访人群喜忧参半。

余小姐安徽人31岁

余小姐在南京一家软件公司上班,她坦言,作为独生子女的她,很想抽空多陪陪父母,可双休都不能保证的她,根本不敢奢望“独生子女陪护假”。“实在太忙,即使未来有了这样一个假期,公司应该也不会批准,对我来说,也只是一个‘纸上假期’。

王先生宿迁人36岁

王先生是南京一家大型设备厂的销售人员,身为独生子女的他对这个假期确有期待,但也很“忧桑”。“销售人员卖一件挣一份钱,‘独生子女陪护假’固然好,我也很期待,但休了就意味着挣钱少了,对于我们这种在南京打拼的外地人而言,这是实实在在的损失啊,除非公司有补贴。”

任小姐南通人30岁

任小姐是电视媒体的一名记者,关于如何看待“独生子女陪护假”的问题,她表现得很淡然。“可能以为我父母年纪不算太大,身体也还不错,我对这个假期还没有太多意识。以后,等父母年纪大一点,我应该还是很期待的吧。”

咨询热线:13871432690
网站地图(百度 / 谷歌
友情链接: 百度
地址:武汉市江汉区东方名园C座3层302室  电话:13871432690  手机:13871432690
版权所有:武汉市江汉区星光家政服务部  技术支持:银伟创新[网站建设]  ICP备案编号:鄂ICP备17025525号-1  统计代码放置